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世界说 > 一场引发卡戴珊家族愤怒的国际冲突

一场引发卡戴珊家族愤怒的国际冲突

 
编者按
 
7月12日起,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边境爆发激烈武装冲突,造成阿塞拜疆集团军司令在内的17人死亡,而后土耳其宣布向阿塞拜疆提供一切必要军事援助并威胁介入战争。目前,冲突仍在继续,双方炮击不断、伤亡人数持续上升。7月17日,卡戴珊家族的二姐金(饶舌歌手坎耶·韦斯特妻子)发推呼吁美国国会通过决议阻止阿塞拜疆对亚美尼亚使用美制武器;同日,三姐科勒(NBA球星奥多姆前妻)在Instagram上发文,宣称亚阿争议领土为亚美尼亚民族自古所有,谴责土耳其和阿塞拜疆挑起战争后又将战争责任推卸给受害者。7月21日,大姐考特尼也在ins上转载文章力挺亚美尼亚军队的英雄主义。
 
究竟是怎样的国际冲突令社交名媛卡戴珊姐妹震怒?亚美尼亚国立埃里温大学历史系讲师高立克·米萨基扬应邀向世界说投稿,从亚美尼亚人的立场和视角给出了对这场冲突来龙去脉和未来走向的观察。
 
● 本文作者在任教的国立埃里温大学教学楼前 / 作者供图
 
亲爱的世界说读者们:
 
也许你们是因为卡戴珊姐妹了解到了亚美尼亚,以及她和阿塞拜疆间的冲突。其实,我们和阿塞拜疆间的冲突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发生了。
 
在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有个叫卡拉巴赫的地方。亚美尼亚人与阿塞拜疆人文化不同,历史不同,宗教也有所不同,亚美尼亚是全世界第一个将基督教承认为国教的国家,早在公元四世纪就已如此,而属于突厥民族的阿塞拜疆人则信仰伊斯兰教。三千年来,卡拉巴赫和周边地区政权更迭,战火不断,但卡拉巴赫一直是亚美尼亚人的聚居地,星罗棋布的千年基督教堂遗迹就是见证,可惜苏联成立后,出于地缘政治权衡的考虑,武断地将这里划给了阿塞拜疆,成为后者境内的亚美尼亚自治区。
 
苏联统治期间,卡拉巴赫民众与阿塞拜疆巴库中央政府有过多次冲突,但都没能改变现实。1988年,卡拉巴赫爆发要求并入亚美尼亚的示威活动,此后地区形势日益紧张,苏联解体后,拥有85%亚美尼亚人口的卡拉巴赫经过公投宣布独立,阿塞拜疆则有多地出现针对亚美尼亚人的攻击和屠杀,最终导致地区战争的全面爆发,并发生了捣毁亚美尼亚人教堂墓地等企图将亚美尼亚历史从这片土地上抹去的恶性事件。
 
● 亚美尼亚军事冲突地图,黄色为卡拉巴赫地区,红色为此次冲突区 / 网络
 
在其他周边大国的调解下,战争于1994年通过停火协议结束,但两国始终没有达成和平协议,而亚美尼亚军队牢牢控制住了公投成立的卡拉巴赫共和国(编者注:该共和国没有被国际承认,其所在地仍然被绝大多数国家认为是阿塞拜疆领土),这也是今天我们跟阿塞拜疆冲突的根源。
 
亚美尼亚人自古以来就在外高加索定居,未来也将生活在这里,与邻国的敌对状态显然不是长久之计,因此从2018年起我们跟阿塞拜疆开启了关于卡拉巴赫未来地位的谈判。
 
遗憾的是,两年的谈判并未产生太多实质性成果。
 
7月12日,因为一辆越过边境的阿塞拜疆军车,两国在边界塔乌斯地区爆发武装冲突。双方事后的通报均承认己方有人员伤亡,亚美尼亚损失4人,阿塞拜疆则通报死亡12人。
 
士兵的死亡点燃了阿塞拜疆人的仇亚情绪,从未真正平静的两个国家之间,再一次爆发了武装冲突,与此前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冲突地点并不在卡拉巴赫,而是在两国原本不存在领土争议的边境地区。
 
● 被击杀的阿塞拜疆第三集团军总参谋长 / 网络
 
而两国交战的结果与曾经的卡拉巴赫战争相差不大,尽管阿塞拜疆军队配备了大批西方先进武器,战场上却节节败退,冲突爆发后的第三天,亚美尼亚国产无人机X55成功袭击阿塞拜疆指挥部,炸死了阿第三集团军总参谋长。
 
这也是亚阿两国近五年来最剧烈的一次局势升级,没能占到上风的阿塞拜疆政府甚至威胁,将轰炸亚美尼亚核电站制造放射性污染,尽管那座核电站距离阿塞拜疆在地区最重要的朋友土耳其边境只有不到10公里。
 
● 亚美尼亚方提供的击落无人机照片,图中无人机为以色列制造 / 网络
 
在外高加索这样的地区,局部冲突从来不是冲突当事双方的事情,这一次也是一样。冲突爆发以后,土耳其已经迅速发出威胁,将会要求亚美尼亚“血债血偿”,并承诺军事上“竭尽所能”援助阿塞拜疆。而在土耳其表明立场以后,许多土耳其的敌国如希腊、塞浦路斯等则纷纷表达了对亚美尼亚的支持。
 
过去两年中,与亚美尼亚新总理帕申扬的履职同时,我们与阿塞拜疆之间的冲突局势曾有一些缓和,谈判和接触更多由两国发起,战后成立的国际调解小组的角色逐渐淡化。很遗憾,这个缓和时期可能已经结束了,在发生冲突前五天,也就是7月7日,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曾经威胁,如果谈判没有实质性进展,他就要退出国际和平谈判。
 
五天后,冲突正式爆发,此后阿塞拜疆首都巴库随之爆发了情绪激动的民众示威,尽管新冠病毒导致的禁止公众集会的命令还没有撤销。
 
● 被亚美尼亚击落的无人机 / 网络
 
也许有中国朋友会问,一个缺乏自然资源、连出海口都没有、区区300万人口的国家,面对手握石油美元武装到牙齿的阿塞拜疆人,是如何在冲突中占得上风的?
 
苏联时代,亚美尼亚被分配的任务是“艺术与文化”,阿塞拜疆则是“能源”,这使得亚美尼亚在苏联解体后除了一个橡胶厂外没有任何实体工业。然而,亚美尼亚的真正力量在于她的人,或者确切点讲,她的“侨民”。
 
全世界800万亚美尼亚人中有500万生活在海外——其中俄国200万、美国150万、法国75万——他们大多是文化和经济精英,不仅每年向母国汇款支撑国家经济,而且向亚美尼亚传播先进的工业和军事技术。亚美尼亚无人机制造技术,就是在俄罗斯学习的亚美尼亚工程师回国后帮助军事部门开发的。
 
流散在全世界的亚美尼亚人在各个领域都有杰出人才:政坛上有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乌克兰内政部长阿瓦科夫、法国前总理巴拉迪尔、黎巴嫩前总统拉胡德,军事上有美军驻欧洲司令部总司令哈里吉扬、前苏联飞机设计师米高扬,商业上有凯悦酒店集团总裁霍普拉马齐安,体坛上前网球明星阿加西、现足球明星姆西塔良、棋圣卡斯帕罗夫,娱乐领域有雪儿、卡戴珊家族等等——他们很好地融入了当地社会,不像犹太人那样高调地展示自己的民族身份,但同样具有强烈的文化和民族认同感,即使在海外出生长大的亚美尼亚人也十分爱国,这次替亚美尼亚发声的卡戴珊家族就是代表。
 
● 金·卡戴珊在社交媒体上为亚美尼亚发声 / Twitter
 
所以,当下面对阿塞拜疆时,亚美尼亚的力量不仅仅来自其300万公民,而且还享有全球亚美尼亚裔精英在军事、政治、经济、金融等各领域的鼎力扶持。因而,过去几十年阿塞拜疆在每一次与亚美尼亚的武装冲突中都空手而归,我认为这次也不会例外。
 
在此,我呼吁阿塞拜疆汲取历史教训,尽快恢复与亚美尼亚的和平谈判。亚美尼亚是与邻为善的国家,我们与伊朗的亲密关系也表明,宗教信仰与文化从来都不是阻隔我们与邻国友好的借口。
 
 
 
 



推荐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