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世界说 > 加拉帕戈斯群岛旁的中国捕鱼船

加拉帕戈斯群岛旁的中国捕鱼船

编者按

 

一支悬挂中国旗号的渔船船队在南太平洋公海逡巡了数月之久。它的存在,既持续引发当地民众疑虑与担忧,也在国际法、海洋保护和渔业开发等角度引起了广泛争议。一方面,船队位于国际公海,从外在条件判断捕捞对象也非保护物种,但另一方面,生物多样性天堂加拉帕戈斯群岛近在咫尺,海洋生物不会按照人为划定的保护区界行动。

 

一边是并无违规的渔船船队,另一边是客观存在的制度缺陷,这会否引起新一轮国际冲突?8月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我愿重申,中国作为负责任的渔业大国,高度重视海洋环境和海洋资源保护,对海外作业渔船实施最严格的监管措施,将继续要求从事远洋捕捞的企业严格遵守有关法律法规。”

 

 

 

“在厄瓜多尔专属经济区附近发现约260条悬挂外国国旗的船只。”7月16日,厄瓜多尔海军对外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海军保持着对于约260条外国捕鱼船只的持续追踪,它们位于(加拉帕戈斯)群岛专属经济区之外,包括渔船、补给船和仓储。”

 

● 厄瓜多尔海军发布的渔船照片 / Twitter@armada_ecuador

 

尽管新闻稿内没有写明这支船队的属地,但厄瓜多尔海军发布的照片中船身上的中文字样十分清晰,并重新提到2017年因在加拉帕戈斯群岛非法捕捞稀有海洋生物鲸鲨而被厄瓜多尔海警扣押的中国渔船“福远渔冷”号。当地媒体随即跟进称,260艘渔船“大部分悬挂中国国旗”。

 

此后半个月,关于这支船队的消息一再登上当地媒体版面,7月23日,厄国国防部警告称一旦发现违规,将立即出手扣押渔船,7月25日,厄总统列宁·莫雷诺对外表示,为了应对“可能的威胁”,厄瓜多尔政府已向多个邻国发出呼吁,试图结成地区一致立场。

 

同一天,莫雷诺本人在推特主页上发出了一条带有#SOSGalápagos 标签的推文,号召地区力量一同为保护“加拉帕戈斯海洋保护区附近的专属经济区”而工作,这是拉丁美洲地区民间环保组织在本次“疑似渔船盗捕”事件中约定共同使用的话题标签之一。

 

● 厄总统列宁·莫雷诺在发出的视频中将加拉帕戈斯称为“生命的温床” / 网页截图

 

7月底,厄国外交部称已经向中方通过外交途径发出讯息,8月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将在中厄两国的冲突中“坚决支持厄瓜多尔”,至此,事件彻底发酵到了外交和国际政治层面,但截至目前,蓬佩奥拟想中的这一冲突尚未诞生。

 

8月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称,中方已决定要求己方渔船在今年9-11月期间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保护区以西公海海域实施禁渔,并将“继续要求从事远洋捕捞的企业严格遵守有关法律法规”。同天厄瓜多尔外交部长路易斯·加耶格斯在自己的推特主页上透露,中方已经同意厄方对其位于加拉帕戈斯附近的渔船进行监督。

 

违规与否,这是个问题

 

如果稍加注意,很容易发现厄瓜多尔方面在描述事件时态度始终有所保留:厄海军已数次表示,截至目前这支外国船队尚未做出什么侵犯厄瓜多尔领海或损伤厄国在自身专属经济区的经济利益的举动,因此海军无法采取任何干预行动。半个多月以来,这支船队始终在两片厄瓜多尔专属经济区之间的狭长公海地带徘徊。

 

● 加拉帕戈斯、厄瓜多尔大陆和渔船船队位置示意图 / Primicias

 

各不相同的质疑之声从各个角度抛来:有人认为船队在试图采取手段驱赶鱼群,有人怀疑已经有船只在关闭定位系统的情况下潜入专属经济区内,有人提出如此大规模的捕捞将冲击周边本土渔民的收成,还有人称由于方式不当,渔船打捞本身就将对加拉帕戈斯群岛周边水域脆弱的生态环境造成剧烈冲击。

 

加拉帕戈斯,这片距离厄瓜多尔陆地约1200公里的群岛一直以生物多样性闻名于世,1997年就入选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人类自然遗产地”,更是达尔文当年书写《物种起源》提出进化论时的物种考察地。加拉帕戈斯群岛周边专属经济海域作为世界上鲨鱼密度最高的海域,也是重要的鱼类迁徙廊道,同样具有高度的生态价值。

 

被厄瓜多尔海军旧事重提的2017年“福远渔冷”号案件也正发生在这片水域,当时厄瓜多尔海警在专属经济区内拦截了中国远洋捕鱼船队"福远渔冷999"号渔船,并在船上查出6623条锤头鲨、大眼长尾鲨等濒危海洋物种的尸体,重达300吨,中国船长被判刑四年。次年2月,中国农业部史无前例地公布了对违法远洋渔业企业和渔船的处罚通报,其中就包括上述这艘渔船。

 

但这一次,情况与此前并不相同,由于船队位置始终处于公海范围内,厄瓜多尔方面仍未掌握任何有关违规的证据,所能做的只是“维持持续监控”,此外,按照多位海洋专家在不同媒体的采访提出的观点,这支船队的目标应当是这个季节在周边海域大量出没的鱿鱼。

 

● 航拍下的加拉帕戈斯群岛局部 / 网络

 

绿色和平资深海洋项目主任周薇告诉世界说,这一区域的鱿鱼捕捞活动目前主要由南太平洋区域渔业管理组织(SPRFMO)管辖,捕捞的具体规模和尺度也由该组织掌握。中国和厄瓜多尔都是SPRFMO成员国,很显然,该组织目前同样不认为公海上的这支船队存在违规之处。

 

事实上,围绕这支船队,争议来自一些更加曲折的“可能性”,例如钓鱿鱼等活动中被广泛运用的“延绳钓”被国际环保组织认为对海洋生态存在极大破坏,可能成批量误伤鲨鱼和海龟等珍贵海洋生物;还有海洋生物专家提出,鱿鱼是锤头鲨的重要食物,即使船队捕捞目标真的是鱿鱼,大量捕捞鱿鱼也可能导致锤头鲨食物短缺;此外,鱼类迁徙不会按照人为划定的海洋国界线或保护区范围行动,在海洋保护问题上人为划定界限或许并不合理,也成为这一次捕鱼船队是否是在有意“钻空子”的质疑理由。

 

失落的“希望”与沸腾民意

 

无论如何,这支船队的存在,在当地社交网络与区域间政治层面都已引起层层波澜,在推特#SOSGalápagos 标签下,拉美海洋研究者和当地环保组织迅速动员起了颇具声势的反对运动。

 

第一次高潮的爆发源于一条名叫“Esperanza”(西班牙语“希望”)的成年鲸鲨的失踪。今年5月22日,这条身长七米,带有追踪器的鲸鲨传回了异常信号,此后失联,卫星追踪结果显示,失联之前它的移动速度从约每小时1.5节(航海速度单位)突然上升到了每小时7节,鲸鲨本身无法达到这样的运动速度,但这却是渔船的正常行驶速度。

 

在此前后,还有另外两条带有追踪器的鲸鲨被发现失联,其中一条名为Kimberly,另外一条尚未命名。

 

● 濒危物种鲸鲨,它是目前已知地球上最大的鱼类 / Wikipedia

 

一个多月以后,随着这支捕鱼船队的活动被发现,海洋科学家和观测者们开始尝试将太平洋上的国际渔船船队行驶轨迹与Esperanza失踪前的活动区域相叠,并发现了吻合之处。尽管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推断出Esperanza、以及另两条失联的鲸鲨是因渔船活动而遭遇意外,社交网络仍然将此事与相关海域上频繁出没的国际捕鱼船队联系到了一起——尽管专家同时也指出,Esperanza失联前后在它周边海域活动的并非如今厄瓜多尔海军正在监控的这支大部分悬挂中国国旗的船队,而是另一支当时位置更靠西的国际船队。

 

7月21日前后,另一张照片在#SOSGalápagos 标签下疯传,上传者称,这是在加拉帕戈斯保护区看到的“出现在地平线上的无数灯光”,并指光源来自中国船队。这张照片在7月23日被厄瓜多尔政府出面澄清为不实信息,厄国外交部也在随后出面解释,在周边海域逡巡的船只不止悬挂中国国旗,但一如世界各地反复发生过的假新闻事件,社会情绪已被激起。

 

● 已被澄清为不实信息的网传加拉帕戈斯所拍照片 / 网络

 

7月24日,有人在change.org网站上以厄瓜多尔公民身份发起了禁止更多捕鱼船队靠近加拉帕戈斯的国际请愿活动,截至目前请愿书已被译成十种语言,近三十万人在网站上签名。

 

对于眼下深陷新冠疫情和债务危机、政治动荡又已持续半年以上的厄瓜多尔政府,骤然出现“外敌”的加拉帕戈斯问题无疑是一道相对简单得多的题目。7月25日,总统莫雷诺向哥斯达黎加、秘鲁、智利、哥伦比亚和巴拿马五个邻国发声求援,并在推特上发出了带有#SOSGalápagos 标签的短视频。

 

事件逐渐进入区域政治讨论层面,社交网络情绪更为激烈,英语和其他语种媒体也开始密集报道,再加上美国的迅速“站队”之举,一场全球性的舆论风暴几乎已经成型。

 

但这起最新“威胁”事件的发生,却也暴露出了此前几年厄瓜多尔在同一件事上的力不从心:严格来说,在这次事件中莫雷诺并没有提出太多新的倡议,厄瓜多尔一直致力于缩小乃至消灭加拉帕戈斯群岛与拉美大陆之间现存的国际水道,试图通过海底勘探工作扩大隶属于厄瓜多尔的大陆架面积,但事实上,与哥斯达黎加合作、早在2012年就已启动的这项研究工作已经因为技术有限和资金紧张而被迫搁浅数年,眼下厄瓜多尔经济陷入泥潭,目标正在变得更为遥不可及。

 

而正如加拉帕戈斯不仅仅关乎厄瓜多尔,这起已经震动国际的事件当中需要得到解决的,也绝非一两支南太平洋公海上的“外国船队”。

 

公海悲剧

 

● 加拉帕戈斯水域游弋的幼年体锤头鲨 / 网络

 

管理学上有著名的“公共地悲剧”寓言,当一片草地被标记为任何人均可利用的公共地,每一个牧羊人都将尽可能扩充自己羊的数量,以便从公共地中获取最大利益,但公共地本身却注定无法承受这样的开发压力,而最终陷入生态崩溃。

 

现代国际秩序建立以来的数十年,位于各国领海和专属经济区之外,近乎无垠的国际公海,已经成为现实中“公共地悲剧”的典型例子,这片占据世界海洋面积三分之二的广袤海域目前只有不到1%得到明文保护,“涸泽而渔”的事例在全世界都屡见不鲜,到2020年,海洋生态已迫近崩溃边缘,全球34.2%的鱼类种群遭到过度捕捞,近1/3的造礁珊瑚、鲨鱼和鲨鱼近缘种,1/3以上的海洋哺乳动物面临灭绝威胁。

 

而在诞生过《物种起源》的加拉帕戈斯,和看上去对保护这片水域颇有力不从心之感的厄瓜多尔,海洋保护的制度性困局空前集中地凸显出来:停留在公海范围内的国际捕鱼船队究竟是按规则办事还是故意钻空子,恐怕一千个人会有一千个答案,当保护区所属国家数年来疲于奔命试图“维护海洋主权”的时候,海洋自身的连通性并未得到尊重,而沦为全球“公共地”的国际公海,多年来则成了任何行为都可以被允许的法外之地。

 

2015年1月,联合国通过决议,试图对国际公海进行合作保护,首轮政府间磋商于2018年9月启动,在原本的计划中,这一谈判过程应在2020年10月的中国昆明最终完成,但新冠疫情打乱了一切。

 

● 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大会会标,目前会议已延期至2021年 / 网络

 

而谈判至今,各环保组织对于可能通过的国际法律文件也未抱有太高期望,由于渔业国家代表在此前数次磋商中的强烈主张,不少人相信最终的成文文本中可能不会涉及公海捕鱼问题。绿色和平工作人员也在采访中向世界说提及,这份谈判中的BBNJ(国家管辖范围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文书就其具体条文细则而言,例如保护区的划定和保护措施的实施方式,各国仍存在许多分歧。

 

以中方出面表态,中厄两国达成外交共识为结局,加拉帕戈斯群岛这一次的“渔船危机”似乎已经告一段落,但无需更多解释,两国政府间共识的达成能够为许多措施扫清障碍,却难以杜绝未来的类似事件,更无法成为海洋生态的“护身符”。原定于昆明举行的BBNJ政府间会议曾提出过“30x30”目标,意为“2030年前保护30%的海洋”,考虑到已经因疫情延期的会议和始终存在的分歧,距离“30x30”这一并不宏大也并不遥远的目标,人类正在失去又一年时间。(责编/张希蓓)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