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世界说 > 财阀,功臣或商业传奇:韩国人如何看待三星会长?

财阀,功臣或商业传奇:韩国人如何看待三星会长?

10月25日,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去世。三星家族成员的每一次亮相都会被镁光灯无限放大、引发潮涌般的关注,身为这个家族的大家长,李健熙的病逝更是在舆论场发酵成为一个波及几乎所有领域的全民性话题。

 

葬礼的每个细节都被媒体一一挖掘详细报道:苹果CEO库克送的花圈、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携子女前往灵堂吊唁、被李健熙视为掌上明珠的长女李富真在护送灵车的途中痛哭等等。李健熙生前的种种事迹被一再重述,“李健熙的27句名言”在脸书、Instagram等各大社交平台上不断被转发、点赞,甚至还有一封假托李健熙名义感叹物质和权力之虚无、劝导人们珍惜健康的遗书,以致三星方面不得不公开否认其真实性。

 

● 葬礼上身穿丧服的长女李富真(左二) / 网络

 

在所有话题中,最令韩国人一言难尽的莫过于对李健熙的评价。虽然很难做明确的时点划断,但大致上李健熙的一生横跨了韩国现代史上的两个时期:从落后国家华丽转身为发达国家的腾飞期,高速增长结束后各类矛盾凸显的转型期。

 

期间,韩国的主流政治意识形态也经历了一个由右向左的缓慢转变。在这一过程中,李健熙和他一手培育的三星始终站在风口浪尖,既成就了一段从默默无闻到全球领先的商业传奇,也遗留下政商勾结、财阀不正当继承经营权等困扰韩国社会已久的问题。正是因此,对韩国人来说,评价李健熙的真正意义已不仅仅是对一名历史人物的功过论断。

 

“每个韩国人都间接受益于李健熙”

 

绝大部分韩国人都不会否认李健熙为韩国经济发展作出的贡献,李健熙去世后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验证了这一点:超过8成的韩国人认为李健熙功劳较大,且在所有党派和年龄层中,肯定评价占比均远高于否定评价。

 

令人意外的一点是,在18-29岁人群中对李健熙正面评价的占比接近90%,仅次于与李健熙经历了同样社会变迁的70岁以上和60-69岁人群。这似乎与文在寅政府上台后持续艰困的青年人就业形势有关,不少年轻人认为左派搞不好经济而转向右派,欣赏李健熙这样带动韩国经济腾飞的人。

 

● 韩国首尔三星城 / Wikipedia

 

“三星是韩国的名片”,今年26岁、走出大学校园不久的小李坦言自己十分敬佩李健熙。毕业于表演系的他在有韩国百老汇之称的首尔大学路地下小剧场里出演话剧,同时还开设了两个YouTube频道,一个关于表演和日常生活、一个关于英语学习。小李积极地寻求与海外接轨的机会,非常乐意与外国人打交道。“韩国太小了,想要发展,就必须走向国际市场”,小李觉得李健熙非常有全球化视野,将三星电子从面向内需市场的廉价电子产品企业发展成为能与苹果一争高下的跨国科技巨头。“有些不了解韩国的外国人还以为三星是日本企业,一旦告诉他们是韩国的,他们就觉得韩国很厉害。”

 

对于李健熙的功劳,今年37岁、跑科技企业口的记者文先生有着更深入的看法。“作为普通韩国百姓,我感谢他为韩国经济带来的变化,我觉得可能每个韩国人都间接受益于他。”文先生的话可以用一组对比数据来说明:1987年李健熙接替其父、三星集团创始人李秉喆的会长职务时,集团旗下仅有17家企业、净利润仅为2000亿韩元;而到2018年集团解体前,旗下企业多达62家,仅三星电子的净利润就高达44万亿韩元。若再算上三星物产、三星重工、三星生物制剂等其他在韩国建筑、造船、制药等重要行业中领先的企业,将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庞大的体量使三星在韩国内的供应商、外包商数以万计,间接催生大量工作岗位。在出口、金融等其他领域,三星也发挥着难以估量的影响力——目前三星电子在韩国总体出口中占比逼近30%,市值占到韩国综指的约20%。

 

● 三星北美总部大楼 / 网络

 

“有人说即使没有李健熙,三星和韩国也会发展起来,我不这样想”,文先生说,“他身上有着很强烈的企业家精神”。在这点上小李和文先生的看法一致,小李提到了李健熙在70年代不顾李秉喆和集团领导层的反对、投资半导体业务的事迹。1977年,在韩国尚造不好一台电视机之时,李健熙收购了濒临破产的原韩国半导体,即三星电子半导体部门的前身。熬过十几年的亏损后,90年代,三星终于开始在存储芯片市场崭露头角。

 

小李觉得李健熙的做法极有眼光和魄力,认为他也激励了自己。目前他的生活在父母眼里并不靠谱,没有稳定职业、住在很小的一居室,厨房小到没有地方摆放手机、拍摄视频,不过小李觉得,“不去尝试怎么会有改变呢?”

 

作为企业记者,文先生则对李健熙在三星工厂2000名员工面前亲手焚毁存在质量问题的Anycall手机的事迹印象更深。当时李健熙提出了品质经营路线,批评三星电子是“3万人在生产、6000人在检修的低效率、浪费严重的组织”。在焚毁Anycall手机这一被韩国媒体反复报道、几近传奇的事件后,三星手机的不合格率从11.8%骤跌至2%。“我觉得这种改变并不仅局限于三星,”文先生认为,“李健熙打破了韩国制造业企业一直以来追求低价和性价比的旧有模式,让人们看到高品质和好的设计可以在全球市场带来更高的收益”。

 

“我觉得比起企业家,政客的问题更大”

 

相较对李健熙功劳的评价,对其过失的评价是一个更具争议性的话题。认为李健熙过失较大的意见占比49.2%,认为其过失不大的意见占比43.2%,两者几乎持平。具体来看,左派政党支持者、30-49岁和70岁以上人群的态度更严格;而右派政党支持者和无党派支持者、18-29岁和50-69岁人群的态度则相对宽容。

 

文先生虽不是执政党共同民主党的支持者,但也赞同该党党首、下届总统大选最有力候选人之一李洛渊对李健熙的评价。李洛渊在脸书上发帖表示,三星在李健熙的领导下发展成为世界级企业,但他也留下了“不透明的管理结构、逃税漏税、政商勾结等阴影”。文先生认为,这其中政商勾结是最严重的,“毕竟韩国两名总统(指李明博和朴槿惠)入狱都和三星有一定关系。”

 

● 李明博(左)与李健熙在一起 / 网络

 

就在李健熙去世3天后,韩国前总统李明博被韩国最高法院以贪污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7年。在他被指控受贿的金额中就包括来自三星的119亿韩元。这笔金额被法院认定是三星用以换取赦免李健熙的代价。2008年李健熙曾因逃税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第二年12月获得时任总统李明博特赦。

 

这并非是李健熙与韩国最高权力者第一次进行权钱交易。1995年,李健熙因涉嫌向前总统卢泰愚提供超过100亿韩元的非法政治资金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不过2年后他出现在开天节特别赦免名单之中。

 

“我觉得比起企业家,政客的问题更大,他们都想靠权力谋利。”小李说自己在校园时也曾抱有过反财阀的态度,对批判三星的左派政党有好感。然而本届政府上台后的所作所为、尤其是对法务部前长官曹国涉嫌贪腐等一系列丑闻的应对态度令他大失所望,遂逐渐转向右派。“左派批评李健熙不廉洁,可他们自己并没有更好些,而且还不承认。朴元淳自杀的时候,他们闭口不提他对女秘书的性骚扰嫌疑。再说这些政客当中又有谁对国家的贡献比李健熙大呢?”

 

文先生认为,比起谁对谁错,政商勾结最坏的结果是“让整个韩国都笼罩在‘三星共和国’的阴影中”。他特别强调“共和国”并不是经济意义上的。

 

2005年韩国国家安全企划部公开的一份录音文件,内容是1997年总统大选前,时任三星集团二把手、结构调整本部长李鹤洙与李健熙内弟、《中央日报》时任会长洪锡玄的对话,透露李健熙和三星如何通过政治资金广泛笼络韩国政治界、司法界人士。

 

建立在利益之上的政商关系为三星的各项事务,尤其是经营权继承问题大开方便之门。从1996年到2015年,三星先后被曝光涉嫌通过不正当股票赠与、不正当推进旗下企业合并等行为谋求交接经营权。“我爸妈看到李健熙去世的消息时都说‘看来继承问题终于处理好了’,”文先生不无讽刺地说。

 

不过类似小李那样认为“人都想方设法多留一些财产给子女”而理解李健熙的韩国人也不占少数。媒体曝光三星遗属为继承李健熙的股票遗产需缴纳高达10.8万亿韩元的继承税后,很快引起了一场争论,青瓦台请愿网站上也出现了要求免除三星继承税的请愿,目前参与人数接近3万。文先生表示不解,“如果觉得针对企业的继承税法有问题,可以一起探讨解决;但是任何人都不能有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特权,难道不是吗?”

 

后李健熙时代 三星与韩国走向何方

 

无论这些是非短长最终如何定论,故人终究已去。李健熙的去世为韩国的一个时代画上了句号,也拉开了新时代的序幕。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李健熙长子、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他身上同时存在着旧日的阴影和未来的可能性。一方面他与他的父亲相似,被指控向前总统朴槿惠行贿、通过不正当手段继承经营权,另一方面他加快与旧三星的告别,包括重组三星的业务、宣布未来其子女不会继承三星电子经营权、废除无工会经营路线等。

 

● 2017年,三星少主李在镕因行贿罪一度被捕 / 网络

 

与此同时,三星也努力洗去旧日财阀的形象。新冠疫情期间,三星电子主动提供研修院作为收治轻症患者的场所,并向口罩生产企业提供技术、帮助提高产能。三星似乎还在摸索新型的政商关系,比如配合政府的产业政策,适时宣布扩大对新一代芯片、5G及6G通信、人工智能等领域的投资。种种举措博得了一些好感。“感觉三星更亲和了,李在镕也很专业”,小李评价说。文先生也对三星予以了肯定:“不管意图如何,我觉得三星的方向是正确的,韩国企业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一味追赶、粗放发展了,必须走向产业链的上游。”

 

然而历史留下的暗礁仍有可能浮出水面。李在镕的案件将于11月9日进行首次正式庭审,即使李在镕能够免去牢狱之灾,三星也逃不开韩国人对财阀与政治界、司法界关系的质疑。此外,韩国执政党正计划推进一系列旨在削弱大财阀影响力的公平经济法案,考虑到目前执政党为多数党,三星在未来极有可能需要面对一个极为不同的经营环境,与韩国经济的关系或许也将得到重塑。

 

“短期肯定会有很严重的影响”,文先生有些犹豫,“未来还不好说,但愿会好起来吧。”(责编/权文武)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