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8月20日,前白宫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在康涅狄格岸边一艘豪华游艇上被捕。包括班农在内的四人因为涉嫌集资诈骗和洗钱,已经被联邦政府起诉。

  事件源于众筹平台Go Fund Me上的融资项目“我们建墙”(We Build the Wall)。项目在2018年底由残障退伍老兵Brian Kolfage发起——他也是此次被捕的四人之一——旨在通过私人筹款来响应特朗普在美墨边境建造边境隔离墙的计划。在众筹开启头一个星期,项目就筹到1700万美元,随后该项目的款项被转移到一个非盈利机构,截止到案发为止总共收集到超过2500万美元。

 

● Brian Kolfage和Donald Trump Jr.站在第一堵用收到的捐助盖成的墙前 / WeBuildTheWall官网

 

  司法部文件显示,项目发起者们宣称“自己不会从捐助者那里拿一分钱”、所有筹款都会投入到边境墙建设中。然而Kolfage至少从款项里支出了35万美元用于其个人“豪华的生活方式”。班农则将超过100万美元资金转入其个人所控制的一家非营利组织,其中至少有一部分拿来填补他个人的开支——这成了他被起诉的原因。

 

成也是墙,败也是墙

 

  算上班农,曾经在特朗普身边服务的核心顾问圈里,已有7人遭遇刑事指控和判罚。不过和之前的几位不同的是,班农目前牵涉到的案子,并不与特朗普个人及核心圈子直接相关,因此总统本人可以轻易与他和他的作为拉开距离。事发后,特朗普第一时间表态,称对班农涉案感到“糟糕”,但自己和该计划没有任何联系。Go Fund Me 宣布他们和司法部合作,将开始着手返还捐助者的款项,减轻他们的损失。

 

● 班农当地时间8月20日离开曼哈顿联邦法院 / ProPublica

 

  然而不论如何,班农参与进的这个众筹项目仍然与白宫的核心圈子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暂且不提计划的缘起就是为了呼应特朗普的造墙计划,从其官方网站上也可以看到,许多和总统关系密切的人士都对这个项目表达了赞许和支持,其中就包括特朗普的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

  自从特朗普宣布要在美墨边境建立450英里的边境墙之后,美国民间的私人筹资计划就开始风生水起,其中声势最大的就是“我们建墙”。早在司法部起诉主导人洗钱和诈骗之前,众筹造墙的质量问题已经引发媒体质疑。

  比如,一个叫Tommy Fisher的人号称可以在美墨边境的格兰德河畔快速建立“兰博基尼”级别的防护墙。他的项目从“我们建墙”那里得到资助,甚至拿到了政府13亿美元的合同。可Fisher的墙离河水实在太近,先行建好的3英里墙仅仅一周之后就出现了侵蚀和坍塌的迹象。7月,台风哈娜袭击格兰德河谷,进一步导致墙体坍塌,连特朗普本人都发推表示有人想利用建墙计划让他难堪。

 

● 墙体在刚建好几个月后,就被侵蚀形成裂缝 / ProPublica

 

  班农2017年8月因为与特朗库女婿库什纳爆发矛盾离开白宫,同时失去了Breitbart新闻的控制权和保守派金主Mercer家族的财政支持。如今,这位曾在2016年竞选中愤怒抨击华盛顿建制派政客腐败、声称只有特朗普能打烂这些政客形成的利益网络的民粹主义者,却因为金融腐败的指控面临锒铛入狱的风险,着实令人感到命运弄人。

  但从某种程度来说,他对特朗普的期待到确实没有“落空”,只要看一看特朗普的总统班底在三年多以来的人员变化,就可以看到,班农或许离开了白宫,但是他的纲领却在特朗普内阁中获得愈发强烈的影响力。

 

没有班农的班农主义

 

  2016年,以政治素人面貌当选的特朗普缺乏厚实的人脉和联系。作为没有得到共和党建制派肯认的“搅局者”,他身边充斥着机会主义者、冒险家,以及各种政治边缘人物。特朗普本人也更加信赖和他有“化学反应”的个性独特、背景多元的政策人士,而对履历光鲜的建制派充满不信任。

  在特朗普上任初期,建制派希望通过人事推荐和安排为特朗普内阁注入更多专业精神和稳定性,同时也希望对其混乱和业余的施政风格施加某些限制。比如财政部由华尔街银行家、特朗普亲信姆努钦掌控,国防部则由得到建制派首肯的老将马蒂斯出任。埃克森·美孚总裁蒂勒森也是经由康多莉扎·赖斯等共和党外交建制派大佬的推荐才得以坐上国务卿的位置。

  然而随着特朗普权势一步步巩固,他的跳脱性格愈发难以忍受限制,共和党建制派为他量身订造的“行政紧身衣”也逐渐分崩离析。国防部长马蒂斯、国安顾问麦克马斯特、以及白宫幕僚长凯利先后在18-19年间离职,并在离职后不久就对特朗普发表了负面评价,这对于强调专业精神和政治忠诚的美国行政分支来说不同寻常。

  渐渐地,有着浓厚班农色彩的“美国第一”纲领在特朗普团队中占据了统治地位。

 

● 标牌上写着“禁止班农”。自特朗普政府成立以来,班农的政策和立场一直受到左翼人士的强烈反对 / 网络

 

  在移民问题上,在特朗普上任不到两个月,班农就和斯蒂芬·米勒共同设计了针对7个穆斯林人口占主体国家的全面旅行禁令。班农离开白宫后,相对低调的米勒却稳固住自己在白宫内的地位,牢牢把握了这届白宫移民政策的大方向,这几年几乎毫无阻力地不断收紧对非法乃至合法移民的待遇。2020年5月以来,美国政府以保护本土劳动者为名收紧H1b工作签证、禁止中国学生在美学习理化等排外、排华政策,都出自米勒的手笔,并隐约显露出班农的灵魂。

  在对外贸易问题上,运用政策手段遏制不加规制的全球化和自由贸易以达成更多“公平”的思想,在特朗普执政之前一直盘旋在美国的自由贸易两党共识之外。然而,班农利用自己担任特朗普顾问时的短短八个月时间,就把经济民族主义思想带入到美国最高决策层,并最终落实为政策。

  如今班农离开白宫已经三年,但整个特朗普政府对华贸易政策团队都或多或少成为班农主义的执行者。从极端鹰派彼得·纳瓦罗到稍微中间一点的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无论中间派的商务部长库德罗,或是更加温和的财政部长姆努钦,他们都有一个政策共识,就是用关税来推进美国的经济利益,重造美国的工业基础,维护美国产业工人收入——这正是班农在2016年提出的口号。

  随着11月大选临近,如同忒修斯之船一样修修补补的特朗普第一任内阁也即将走向尾声。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当选,全球化下欧美制造业外流、产业空心化以及由此导致的中产阶级下沉、贫富差距加剧等现象短时间内难以改变,外来移民、少数族裔(尤其是非西方背景移民)与欧美中下阶层民众间的隔阂和利益冲突也不会一夜消失,班农口中的“小民”依然会生活在经济与身份双重焦虑下,追随鼓吹民粹主义的政客。

  不管史蒂夫·班农最终是否会因建墙丑闻锒铛入狱,他的阴影将长久盘旋在大西洋两岸的上空。(责编 /权文武 ) 

 

 

 

 

话题:



0

推荐

世界说

世界说

41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世界说”是是基于海外华人志愿者的媒体项目。关注世界资讯,讲述全球故事,和你一起积极生活在别处。

文章